大师姐的素素

开坑时雄心万丈,填坑时哭爹喊娘。
全是脑洞,拒绝填土
墙头略多,爬墙飞快
目前主刷盾铁,冬叉,TSN,峰霆,苍穹

片段

私设很多,主要是记一下梗


        竞标结束后的酒会上,熟悉的不熟悉都来恭喜自己顺利标到了地皮,口里叫着项总,不是项家二少爷,不是项允杰的弟弟,甚至于一直觉得自己一事无成的父亲,也破天荒的说了一句做的不错。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自己熟悉的表情,热络而虚伪,或许,除了何瀚。何瀚脸上仍是一贯的面无表情,让人无从试探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 “恭喜你,项总”

        “客气了,还要感谢何总手下留情,我才有机会拿到这块地皮”

        高脚杯相碰,清脆的声音像是响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可以这么冷静的和我碰杯,这么冷静的离开酒店,冷静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!

        “何瀚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这就是你的回答?我还需要问一句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一定要得到这块地,这是我唯一能赢过项允杰,今后能和他在集团公平竞争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项氏对你来说,这么重要”

        “很重要。你不会懂,因为你不需要跟何慕争,而我不一样。没有项氏,我一无所有,到时候,谁管我呢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管你”

        我的瀚哥哥,这么多年过去,你还是朝我伸出手的大哥哥,我却已经不是跟在你身后的阿超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何瀚,你不可能管我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不要这样,不要这么坚定的告诉我,不要让我质疑自己的决定,不要让我逼问自己值不值得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可以。何瀚,我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不可以,一直躲在你的保护之下,假装自己不在乎项允杰多优秀,不在乎父亲觉得我一无是处,不在乎母亲觉得我永远没长大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可以,假装自己可以满足于当你的阿超,满足于跟在你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 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突然觉得酒会很无趣,和徐峻打过招呼,离开酒店时我没回头。雪下的不大,路面甚至没有什么积雪,空气里是让人难以忍受的黏湿,呼吸都比平常吃力一分。漫无目的的开了一会,还是回到公寓。明天要和林总胡总谈合作的事,看了外面泼墨一样的夜色,大概不会放晴。又有什么关系呢,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


写完我自己都觉得这tm是什么鬼!有空大改改吧π_π其实只是想写一下小时代管一辈子的梗。文渣想死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
评论
热度 ( 9 )

© 大师姐的素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