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师姐的素素

开坑时雄心万丈,填坑时哭爹喊娘。
全是脑洞,拒绝填土
墙头略多,爬墙飞快
目前主刷盾铁,冬叉,TSN,峰霆,苍穹

墓碑

倾尘亲情向,亲情向,亲情向。

设定没有文世轩,文家只有两个少爷,安逸尘,文世倾,双胞胎。

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“二少爷,夜深了,您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晃动的烛影映在文世倾脸上,竟比冷冰冰躺在那里的安逸尘更要苍白几分,打眼看去,整个灵堂像是一丝人气也无。

    “我想一个人再陪陪大哥。你下去吧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文世倾才开口,只是他铁了心要在这守上一夜,连身边的丫头也撵走。

    不到一年,他好不容易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哥哥,却又就这么被迫的看他被放入这副棺木。他该恨谁呢?是安秋生?是宁致远?还是日本人?他不知道该恨谁,只能恨自己,恨明明头一次见面就觉得熟悉亲切,却没能记起自己的亲哥哥;恨大哥重伤未愈,却跑去帮宁致远解围的时候自己没有拦住他;恨小野太郎拿惠子逼迫他的时候,没能帮他留住她。于是沦落到这般地步,要再一次失去至亲,失去自己的半身,而这次,他没那么好的运气,像幼时那样将有关大哥的记忆深深埋入意识的底层。现而今,他有爹,有娘,有偌大的一个文府,却像失牯的幼鸟,茫茫然天地间无处寄身。所以他得记着,久久地记着,才不至于被痛苦的巨浪卷走。

    蜡烛燃了一夜,闪动了几下,终于只余一缕青烟和一堆蜡白的烛泪,门外天将将放亮,只是云低压压的,不知什么时候要下雪。文世倾走出灵堂,此时阖府上下没什么人走动,他站在院子里,回头看着灵堂。就是在这,他的大哥认祖归宗,他们兄弟得以团聚;跟着,大哥和绑着炸药的宁致远在这决裂,过了些日子又和好,他俩不过是做戏蒙骗日本人;再后来,大哥因着和宁致远的情意,在这堂上跪了一天一夜,他还记着大哥吐出的那口血,殷红殷红的,像是怎么也擦不掉。这一幕幕像是走马灯一样在他眼前晃过,画面中的安逸尘,和灵位后面的照片上的样子别无二致,芝兰玉树,列松如翠。

    宁致远本来也要给安逸尘守灵,只是几日下来,憔悴的比鬼还不如,被文世倾强行赶去休息。他没回宁府,只去安逸尘的屋子待了一夜,一早来添了纸钱,看着除了苍白点倒没什么别的。摔盆的时候宁致远没什么表情,甚至没抬眼看看灵柩,只是盯着瓦盆,或许那里面,不止盛着纸灰,更是宁致远的余生。他那么珍重的抱着,又干脆利落的摔了它,只有微微颤抖的手暴露了他的痛苦。可这好不容易溢出的一丝痛楚也湮没在其他人的哭声里,除了文世倾再无人得知。

    合棺起灵的时候文夫人差点哭晕过去,出殡的一路一直低低抽泣,每每要瘫倒在地,只能由丫头搀着。文老爷平日里喜怒不行于色,此时白发人送黑发人,终是掩不住悲痛,落下泪来。文世倾手里捧着安逸尘的灵位,和宁致远走在队伍最前端,如同雪原上的两棵松树,纵然并列长着,却也各有各的孤寂。

    安逸尘下葬后,文世倾很少见到宁致远,只是听身边的小厮说起宁致远没几日就要去大哥墓前待上一会儿。他自己却几乎没去过。他害怕那个地方,少少去过的几次,都感觉自己也无声无息的一起躺在地底,徒留一个驱壳麻木的呼吸。他把哥哥的灵位放在自己屋里,固执的不肯放入祠堂。他也很少照镜子,每当他看着镜子里的脸,就像看着安逸尘,而哥哥也在看着他。白日里,他要打理文府的生意,并接受所有人的安慰。他们知道他失去了什么,他们不知道他失去了什么。而晚上,他经常下意识的到安逸尘的屋子里,枯坐一夜,黑暗中他似乎能听见哥哥和自己说话。四周没有一丝光线,他坐在那,像一块会呼吸的墓碑,哀悼着死去的自己。

    不是无人发现他的异常,爹,娘,甚至宁致远,都来劝过他,安慰他,只是他们自身也背负如此之多的痛苦,实在没有余力将他从沼泽中拯救出来,他们只能看着他被慢慢吞噬,做好接受另一次的痛失所爱。

    四月的桃林花开的正艳,他偶然间走到这里,盯着桃树发呆。安逸尘生前倒是很喜欢这片桃林,回府之后还和他说起这里,约定了第二年春天要来赏花。当时自己说了什么来着,似乎是笑他不过是想和宁致远来这里重游故地重游。现在看来,这里的确很美。他在安逸尘死后第一次笑了,他笑得好看,只是这笑,也看着让人害怕。曾经属于安逸尘的那把匕首就在那件绀色风衣外套的口袋里,现在正穿在文世倾身上,他的指尖几乎就要碰到它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,我叫毓泰,从北平来的,请问魔王岭文家该怎么走?”


-----END-----


梗是微博上看到的

“据说这是同卵双胞胎之一离世时的普遍反应。活着的那个会发现,区分双生子中的生者与亡者是完全不可能的。他们渐渐的就成为了一块会呼吸的墓碑,哀悼着死去的那一个。

相关资料表明:50%的双生子在他们的半身死去后的两年内陆续死去,不论是生病、自杀或者意外。就像丢一个硬币猜正反一样,50%,那就是我的生存几率。”

我不想虐尘尘的,可是我关不自己的脑洞(ಥ _ ಥ)


评论
热度 ( 11 )

© 大师姐的素素 | Powered by LOFTER